您的位置:bte365体育在线 > CBA资讯 > 晏旭: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钱

晏旭: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钱

发布时间:2019-01-09 03:22编辑:CBA资讯浏览(161)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钱七虎用八个字概述了他仍然活跃在一线参加科研工作的原因。钱七虎小时候身体不好,12岁那年得了血吸虫病,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并不好,治疗后,身体一直很差。“上世纪50年代,毛主席要求青少年要三好,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我就是从那时开始锻炼的。”钱七虎说。

      “坚持锻炼,坚持去做一件事情,这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个好的身体,更是对意志的磨练,这将使一个人受益一生。”钱七虎说。少年时代的钱七虎喜欢读一本书,叫做《同志的青少年时代》,从书中他领悟到,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和高尚的理想,才能更好地追求梦想。

      如今,80岁的钱七虎仍活跃在工作岗位上,并不断取得新的成就。他语重心长地告诉记者,学习永无止境,科研也永无止境,趁着身体健康,还可以继续发挥余热,为中国地下工程事业多做贡献。

      19世纪是桥的世纪,20世纪是高层建筑的世纪,21世纪是地下空间大开发的世纪,城市发展空间由地面及上部空间向下延伸,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趋势。越来越多的地下空间开发项目开始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如:地铁、地下快速通道、地下商场、地下停车场、地下仓储和物流、地下河川、地下综合管廊……

      如何带动经济落后区域的发展?钱七虎认为,首要是发展轨道交通为核心的快速交通。因此,他率先倡导并开展了中国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研究,于2004年在国内首次提出了城市地上地下空间一体化的理念,依此构建我国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理论,在北京、南京、杭州等20多个大型城市开展了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实践。

      然而在施工过程中,沿江、沿河城市对工程施工建造技术提出了新的挑战。以南京地铁10号线为例,其长江隧道是目前国内地铁隧道最长、直径最大的,全长3600米,为单洞双线地铁隧道。

      对此,中国铁建十四局集团与德国海瑞克公司合作,采用盾构技术施工工艺,并对直径11.64米的大型泥水平衡式盾构机换刀技术进行改革,在世界同类型直径泥水盾构机中,首次在长江的地铁越江隧道中采用常压换刀技术。

      对国内同类型施工具有借鉴意义,对提高工效、降低成本、保证安全都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如何节省乘客的通勤时间?钱七虎认为关键在于地下换乘枢纽。他告诉记者,建设地铁路网的目的是提高乘客的方便与舒适,因此评定换乘枢纽与结构方案有效性的一个重要指标是节省乘客时间,特别是换乘时间,所以应力求最大限度地减少换乘枢纽站的不同线路车站站台中心之间的距离。

      钱七虎说,并行行驶乘客只需要穿过站台,花费10-20秒就可完成换乘,反向换乘则要穿过在站台中央或站端的过道来完成,约花费60-90秒,反向换乘占地空间大,约1万平方米。

      各地铁城市中绝大多数换乘站的93%到100%,为两条地铁线或三条地铁线相交的换乘站。随着地铁网长度和地铁线路的增加,换乘枢纽的数量以较快的速度增长。为了及时地拟制大城市的地铁发展总方案以及综合开发地下的方案,分析研究新的、在规划与结构方面有效的地铁换乘枢纽是必须的和紧迫的。

      他还表示,探讨新的换乘枢纽方案,首先要合理地指向保证两线或三线的换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适应了大城市地铁发展的趋势。同时,在密集的城市建筑区和历史文化风景保护区,应研究设计紧凑型换乘枢纽。

      “按照舒适性、安全性、节省换乘时间、紧凑性来讲,联合换乘枢纽是最方便的,在联合换乘枢纽里,顺向与逆向的乘行站台相容于一个统一的结构性。”钱七虎说。

      此外,城市综合开发利用地下空间的规划应高水平规划地铁线网,还应规划邻近枢纽的地下空间,并要考虑到建设城市新区或改造老城市中心区的前景。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城市地下所要容纳的管线越来越多:电力、通信、广播电视、给水、排水、热力、燃气等市政管线各个“成员”都要在地下“安家落户”,如何实现地下空间的综合利用和资源共享呢?

      钱七虎介绍,上世纪以来,国内综合管廊先行城市上海、成都、北京等已建成一批地下综合管廊,但却一直存在“建而不入”“建后难管”的难题,这与国外先进城市的综合管廊建设管理经验形成鲜明对照。

      综合管廊的病根究竟在哪里?分头管理的市政体制与条块分割的部门所有制无疑是重要因素,而破除分头管理与部门分割的利器则是“法治”。

      钱七虎表示,应大力提倡综合管廊与地铁建设、地下街建设和地下快速路建设相整合,从而降低建设成本,减小社会干扰,避免重复建设、投资。修建地下快速路的趋势已经在国际上初露端倪,美国波士顿从1959年开始修建高架桥,到1994年开始拆除高架桥转而修建一条8-10车道的地下快速路和8车道的水下隧道,包括7.8英里的匝道和161英里的道路。

      俄罗斯为保护莫斯科市列尔托福区的历史文化遗迹和人文景观,在地下36米处修建了长4公里的地下快速路。

      在中国,地下空间开发规模也很庞大,例如,中国台北东西快速道路共同沟的建设,全长6.3km,其中2.7km与地铁整合建设;2.5km与地下街、地下车库整合建设;独立施工的共同沟仅1.1km,从而大大地降低了建设总成本,有效地推进了共同沟的发展。

      武汉地铁三号线宗关站,将电力管、排水管、通讯管等管道集结在一起,与2、3号出入口工程整合建设,既解决了“城市蛛网”埋设随意性较大、分布不合理的问题,也可避免检修时对城市道路重复“开膛破肚”;乌鲁木齐市在远景规划城市轨道交通线网中,也考虑了同步进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钱七虎表示,管线事故马路成“拉链”、空中架线漫天蜘蛛网,有了综合管廊,这些影响城市安全和市容环境的问题将迎刃而解,未来地下快速路和地下物流系统的修建,可以很好地解决汽车尾气排放污染问题,地下河川的建设也可以起到保护水资源不受污染的作用,中国城镇化的发展既要“面子”,也要“里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晏旭:国家科技奖励大会|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钱